来宾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车企能否跳上全球公共采购平台

发布时间:2019-06-09 09:57:06 编辑:笔名
如何解决经期小腹胀痛
月经量多能吃什么调理
如何治经期小腹胀痛

GPA是WTO《政府采购协议》(the Government Procurement Agreement)的简称,是WTO框架下一个重要的诸边性协议组织,关贸组织于1979年将政府采购纳入贸易投资自由化谈判领域,并制定了《政府采购协议》,通常称为“1979年协议”,由WTO成员自愿加入,当时只有少数发达成员国家加入协议。关贸组织随后对协议做多次修改,在1993年乌拉圭会谈谈判期间形成了新《政府采购协议》,又称“1994年协议”。

“GPA就是中国要对国际上的成员开放我们的公共采购市场,同时其他国家也得对我们中国的企业开放他们各自的公共采购的市场。”中国公共采购有限公司董事局联席主席陈树林解读了GPA的含义。

竞争是自主品牌的出路

陈树林认为:“中国的自主品牌,不管是进入商业市场还是公共采购市场,都要积极竞争,光靠政府层面的谈判来争取优惠政策是不行的,真正想要在国际市场上立足,首先需要加强产品的质量竞争,不能今天好明天就坏,如果进入外方采购黑名单,以后就不再允许你进入;其次是产品的价值竞争,不是越便宜越好,因为你的成本在那里摆着,如果价格过于便宜,外方不仅会怀疑你的成本真实性,而且还可能征你反倾销税,是售后服务的竞争,这也是我们中国企业所欠缺的。”

据世界贸易组织统计,2012年,全球货物和服务贸易总额22.5万亿美元,而全球公共采购整体规模已经超过6万亿美元。由于公共采购的市场规模巨大,通常占一国GDP的10%-15%,已经成为国际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联合国每年的采购额高达150亿美元,但仅有1%是从中国采购。在联合国的6000家供应商中,中国只有150家,仅占2.5%。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采购中,中国所占数额仅为印度的几十分之一。“如果仔细研究产品的原产地就会发现,150亿美元中的20%都是中国制造,这意味着大量的中国制造是通过第三方供应国或其他渠道转入联合国采购系统,中国企业只赚到一些微薄的加工费,没有成为联合国的直接供应商。”蔡进说。

GPA通过谈判确定向成员开放的采购实体。这些采购实体都是省级以上行使公共职能的机构。其中,中央和省级的采购实体基本上都是政府机构(含事业单位),其他采购实体主要是提供公共服务的公用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目前,GPA成员主要是发达国家和地区,为了鼓励发展中国家及不发达国家开放政府采购市场,GPA规定了对发展中国家的特殊和差别待遇。按照GPA规定,协议成员应考虑发展中国家产业发展、贸易收支平衡、经济发展状况、扶持完全依赖政府采购的企业等需要,允许其享受特别待遇,实行歧视性政策。

2020年中国或加入GPA那么,中国何时加入GPA?

“根据1994年协议规定,参加方在协议生效后3年内,继续就协议文本和扩大出价开展新一轮谈判,经过近15年的谈判和协商,在2011年12月的WTO部长级会议上通过了GPA新版本,各方终于就新一轮出价达成了一致。2012年3月,WTO政府采购委员会召开会议,颁发了GPA新文本和各方新一轮出价,标志着GPA的日渐成熟。”中国人民解放军编研室研究员祝尔坚介绍说。

对于中国加入GPA的时间表,陈树林表示,到2020年中国可能加入GPA,现在已经进入谈判的倒计时时间表,是不是在2020年加入,提前或者是推后,这要从国家的战略和整体的利益来考虑,但这是一个大的趋势,是一个早晚的问题。

据悉,早在2008年1月,时任财政部部长谢旭人就代表中国政府签署了中国加入WTO《政府采购协议》申请书。中国常驻WTO代表团当月将申请书和中国加入《政府采购协议》初步出价清单递交给WTO秘书处。目前中国正与有关各方进行谈判,有业内人士透露,中国和有关各方有望在2020年前后达成终协议。

那么GPA究竟会带来多大影响?祝尔坚援引一位前WTO总干事的话说:“如果中国加入GPA,可能要给世界带来1000亿美元的订单,这相当于目前WTO多哈会谈的成果,全球都很关注中国加入GPA,它更重要的是一个经济问题。”蔡进、陈树林则从市场竞争的角度分析认为,中国一旦成为GPA成员,将有助于包括中国汽车企业在内的中国企业进入国外的公共采购市场,但同时中国的公共采购市场也允许其他国家进入,包括各级的公共采购市场,上到中央政府,下到某个城市,这会对中国本土企业造成很大冲击。

《密道追踪》九月将映 电影小说同步推出
《十二道锋味》开启另类真人秀 谢霆锋变身大厨
90后大学生推轮椅带病父摆地摊筹医药费(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