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宾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成为下一个赵雷不易独立音乐人面临三大挑战

发布时间:2019-05-14 18:30:10 编辑:笔名

一个月前,一把吉他、1首《成都》让赵雷走红络,与之相应的是其数字专辑《无法长大》销量的提升和2017年赵雷无法长大全国巡回演唱会门票的热销。一时之间,围绕赵雷走红的讨论汹涌袭来,民谣、音乐平台、独立音乐人成为出现频率的三个辞汇。

简单而言,民谣是赵雷走红的钥匙,音乐平台则扮演幕后推手角色,加上李志、好mm乐队前期造势,使独立音乐人及其作品取得空前关注和传播,在音乐分众时期占据一席之地。一个残酷的事实是,虽然赵雷1夜成名鼓舞独立音乐人,但并不代表民谣的成功,更不能证明当前流行乐坛已走出低谷。

喧嚣过后,更多未成名的独立音乐人逐步意想到,赵雷走红没有宣布的时期来临,只是一个新时代的开端,仍在一线歌手和选秀歌手的双重夹击下艰难生存的他们,既要坚持音乐创作,增加特色减少套路,又要借助互联的气力获得化暴光,并探索更多元化商业模式。

《歌手》并非赵雷走红的起点

熟习赵雷的人都知道,《歌手》并非他走红的出发点,赵雷走红完全是厚积薄发的结果,走红路径是音乐平台缓慢沉淀、圈粉并逐渐引爆,这个进程将赵雷从一拨小众文艺青年的心头好推向大众流行舞台。

事实上,赵雷在此次走红前已积累一大批乐迷,去年发行的专辑《没法长大》在上节目之前就卖出20万张左右,这个不张扬的成绩使他具备了1夜走红的先天条件。至于赵雷走红的真正原因,与其说是质朴接地气的民谣让大众耳目一新,不如说是大众厌倦流行歌手浮华炫技、商业走穴后的必然趋势。

赵雷凭仗深厚的粉丝基础和画风清新的表演,《歌手》播出当晚就在主流社交平台上掀起了一个舆论高潮,大众对这个新面孔好奇的同时,也翻出他这次走红之前的音乐。同时,嗅觉敏锐的音乐平台也争相围绕赵雷和《成都》大做文章,独有资源、热门推荐、运营粉丝、策划甚至专访等一拥而上,推动赵雷效应发酵。

不难看出,赵雷走红是大众反浮华炫技和音乐平台力捧两重作用的结果。换言之,在真正打动人心的经典原创音乐作品愈发贫瘠的大背景下,赵雷浅吟低唱的《成都》是过度娱乐化社会中的一股清流,捉住人心后在社交平台裂变式传播。因此,固然民谣对赵雷知名度提升添色很多,但音乐平台联手推波助澜才是他走红的关键。

其中,无论粉丝增长速度、专辑销量还是造势营销,易云音乐都稳居;即便拥有Live版的音乐也未能在数据上超过易,只能屈居第二,阿里星球、百度音乐则表现平平。

在我看来,赵雷走红给独立音乐人的启发是与大型音乐平台相识相知、共同成长,他从易云音乐起家,已在该平台积累超过55万粉丝,并作为独立音乐人代表出席石头计划,《无法长大》专辑也选择在易云音乐进行首发。尽管易云音乐并非国内的音乐平台,但其新歌发现和分享特色,和社交功能的连接属性,对渴望传播作品的独立音乐人天然具有吸引力。

除了易云音乐投入2亿让独立音乐人过得更好,其他玩家也动作频频,虾米音乐寻光计划、百度音乐人平台计划、太合音乐合音量T榜、摩登天空扶持基金等,一时之间,业界对独立音乐和独立音乐人的重视到达空前力度。不过,光靠音乐平台的热忱,并不能持续释放独立音乐人的商业价值。

独立音乐人面临三大挑战

独立音乐人,本质上是指和唱片公司无经纪合约、独立运营,且有原创能力的音乐人。在音乐行业经历传统唱片公司倒闭、数字专辑取代实体唱片的产业变革下,一家公司执掌多个艺人的模式已不再是主流,取而代之的是独立音乐人增多、主流艺人独立化的局面。

过去独立音乐人之所以生活维艰,除了本身知名度和作品传唱度低,还与其花较大精力打击盗版、四处维权有关。2015年8月,国家出台《关于责令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促使音乐平台重视版权,这对独立音乐人无疑是一大利好,他们可以从低效的盗版攻坚战中抽离出来,专注音乐创作和商业变现。

不过,独立音乐人在实际运作进程中并不是一帆风顺,不可避免遇到新的困难,主要面临三大挑战:

一、优良原创作品极度稀缺

一位经纪人直言,过去优质原创作品很多,传播渠道匮乏,现在恰恰相反,独立音乐人可以曝光的渠道很多,但好作品极为稀缺。李志、赵雷捧红了民谣,开始走入大众视野,但纯粹从音乐性来看,当前民谣水准还差得很远。很多乐迷表示,这一批民谣歌手同质化严重,作品听久了容易腻,而且有些关于生活写实的歌词存在低俗现象。

正如前文所言,民谣走红本质上是大众对流行音乐审美疲劳的表现、对多元化原创音乐的渴求。目前,大众对独立音乐人的概念很模糊,更有很多人认为民谣就是独立音乐,用户认知不成熟不但影响作品的播放和传播,更使独立音乐人的商业变现大打折扣。毕竟,虽然独立音乐形式上与传统不同,但本质依旧是音乐,用户音乐付费习惯的建立是源于作品本身的高价值。

二、独立音乐版权与用户割裂严重

独立音乐人希望作品通过各大音乐平台触达更广泛的用户,并借此实现商业变现化,但适得其反,版权是音乐平台的重要筹码,各大玩家不惜砸重金购买版权,意在扩大用户覆盖面,以吸引广告主。因此,没有任何一个平台能够覆盖所有用户,版权直接切断了作品覆盖潜伏用户的流行基础,使版权与用户呈现割裂状态。

以《成都》为例,音乐具有《歌手》Live版、专辑版两个版本,百度音乐只能借爱奇艺《歌手》的视频版蓄力,易云音乐、阿里虾米音乐均为单一专辑版。如果易云音乐用户想要听《歌手》Live版,需要去下载音乐,不愿下载的潜在用户无法收听和传播《成都》。改变版权与用户割裂的为难现状,将成为带动用户消费多元化音乐产品的重要基石。

3、独立音乐人难以找到付费用户

独立音乐人生存现状令人堪忧,易云音乐发布的《中国独立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显示,68%的音乐人月均收入低于1000元,月均收入高于1万元的音乐人只占5%,这意味着过半独立音乐人收入不稳定,每天都在为温饱问题而发愁。想要让独立音乐人获得体面的收入以支撑后续创作,前提是帮助其找到付费用户。

众所周知,互联重构音乐产业,个性化需求给音乐生产构成了倒逼机制,千人一面的传统唱片时期已一去不复返,消费升级推动音乐分众时代加速到来。音乐需要与社交、体验、推广深度结合,来推动优质作品裂变传播、找到目标用户。不过,当前音乐平台普遍缺少成熟的社交化运营机制,无法帮助独立音乐人快速匹配合适的受众。

尽管逐渐出现在大众视野,但独立音乐人的征程才刚刚开始。一方面,他们身处音乐产业的变革浪潮当中,可以带来更多音乐形式;另一方面,随着大众耳朵越来越挑剔,建立在音乐品质基础上的商业价值将更加凸显。或许,产业格局将在下一个阶段逐步清晰。

怎么治好宫颈炎
宫颈炎怎么治好
有点盆腔炎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