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宾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不死武帝 第一卷_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暗影处的杀手

发布时间:2020-01-16 14:19:27 编辑:笔名

不死武帝 第一卷_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暗影处的杀手

一剑击杀蝎王,陈封脚步丝毫不做停留,甚至看也不看那蝎王一眼,身影一转,随意一挥,长剑飞舞,呼咻而至,到了毒蜂近前,只是寒光一闪,毒蜂的两个翅膀顿时消失无影无踪,至此,陈封收剑,静立原地。

暗影处,届时出来一声肆无忌惮的冷笑;“真是可笑,我养的蝎子,百年才成一只,此物绝非刀剑可伤,你就算刺穿它的身体,依然无法取其性命,必须伤其要害才行,至于要害,呵呵,真是可惜了,你是不会知道的。”

陈封没有说话。

而暗影处,另外一个声音道;“我的毒蜂,并非寻常之物,毒蜂羽翼可以随心而生,你斩断它的双翼,妄想控制它的行动,简直是痴人说梦。”

两个人说完,同时哈哈大笑。

只是他们的笑声很快就戛然而止了。

因为落在地上的蝎子以及毒蜂,在地上蠕动了两下之后,直接完蛋了……

那是两个武王魔兽,死掉之后,神识消散,气场消散,很容易感知到。

一时间,这两个人的喉咙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像是有东西卡在其中一般。

“只是两只不堪一击的虫子,跟我吹什么牛皮,我什么没见过,真是可笑,好了你们既然不敢出来,我就走了,你们慢慢做缩头乌龟吧。”

陈封说着,收起长剑,继续用那个标准的步伐,背着双手,开始在这个蛇信谷走马观花起来。

这蝎子以及蜂王,可是两个人的心血,此时看到培养将近百年的宝贝,被陈封如此轻描淡写的给杀了,而且杀了之后,一点儿内疚都没有,直接闪身就走了,这两个人可不是吃素的,当然是不会干了。

只听一声凄厉的哀嚎,紧接着从暗影处,直接窜出来两个相貌丑陋的人来。

这两个人一个又高又瘦,一个又矮又胖,简直丑到了极致。

陈封不用看也知道,这两个人就是之前御兽的二人了,控制蝎子以及毒蜂对他发动攻击,还口口声声说什么陈封不配让他们出手对付,简直狂妄到了极点。

陈封摸摸下巴,回头看了二人一眼;“你们两个不是不想出来么,现在这是玩哪样?憋不住了?”

他们两个跳出来之后,混身上下萦绕着灰褐色的光芒,这些光芒,好像有了重量一般,滴滴落在地上,与此同时,地面发出一阵嗤嗤的声音,简直见鬼,这些光芒,竟然有毒。

从二人相貌几乎能够看出一个大概,那就是,这两个人身体的内外,都是毒素,以毒炼法,以法炼身,他们本身已经成为了难得一见的生命体,毒体!

如此一来,他们的生理都被强大的毒素给改变,男不男女不女,看起来很是让人倒胃口。

陈封不由苦笑一番;“我说你们两个,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了,真正玩毒的高手,女的会越来越漂亮,男的会越来越帅气,可是你们再看看自己,简直丑到一个新的境界,我敢保证,整个大陆,想要找一个比你们丑的人,简直太难了。”陈封极尽讽刺之能,对着两个人就挖苦道。

二人本来就已经很生气了,听到陈封的话,气的差点儿吐出血来:“你小子!!!这是自己找死!我要把你杀了,喂老鼠,然后让蛇吃掉老鼠,把蛇喂鹰!!!”

这两个人也太恶毒,这是要陈封死不瞑目的节奏呀。

“我站在毒功巅峰,对你们指点一番,你们非但不感激我,竟然还在这儿吓唬我,真是不识抬举,一个井底之蛙的泛泛之辈,我也没心情调教你们了。”陈封很是惋惜的恨铁不成钢道。

一时间,两个人双目喷火,恨不得立刻将陈封吃掉!!恨的是牙根痒痒。

“叫什么叫,这荒山野岭的,我又没把你们怎样,只是说了几句话就受不了了?刚才你们用毒蜂和蝎子折腾我,我还没有叫呢。”陈封鄙夷道。

这两个人打又打不过,骂也骂不过陈封,气的随时都可以爆炸。

“小子,去吧,地狱之路,你一样是个垃圾。”二人同时大骂,接着,一挥手,二人身上妖冶的光芒,陡然形成一个颜色古怪的大圆球。

紧接着,二人怒喝一声,直接向前一推。

二人的光影,纷纷暗藏玄机。

其中一个,飞出之后,陡然炸开,从中闪烁出一个巨大的蝎子影子。

这蝎子,似乎是成精了,看起来霸道无比,竟然长出了两个耀眼的光翼,啧啧,简直帅呆了。

而另一个,光影抖动,那人直接伸出拳头,在上面狠狠一拳,紧接着,一根通体白色的棍子,直接在那团光影之中搅动一番,肉眼可见之下,那团光影直接爆炸,形成了一个规模巨大的蜂群,嗡嗡之声,在山谷之中回响不断,犹如世界末日一样。

蜂群舞动之下,眨眼间变成一个黑色的旋风,向陈封吞嗤而去。

陈封很少使用和毒功相关的招式以及功法,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会呀,前世的时候,他收集了很多典籍,这些典籍,虽然在他手上如同破烂一样,但是一个武帝的破烂,放到武王手上,那就是至尊宝咯,只是当时他有风炎武帝之名,要是让人知道他修炼毒功,这么一个难登大雅之堂的雕虫小技,恐怕会让人笑掉大牙,所以他只是看了看,没有深入研究。

不过,就算是看了一眼,今天也能用得上一招半式。

陈封只是单手向前虚空一抓,嗡鸣一声后,黑色长剑已经出现在他手上。

乌黑的长剑,上面的一条鲜亮的毒纹很是鲜艳。

“我就陪你们玩玩好了。”陈封淡淡说完,身体腾空而起,双臂一张,犹如大鹏展翅。

盘旋在空中的身影,旋转之下,猛然挥出一剑,剑尖处,陡然爆发出一声嗡鸣,一声之下,剑尖凝聚出一个黑色的圆球。

上海锦医堂门诊部怎么预约
上饶协和医院专家号
包头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怀化治疗癫痫病医院
汕头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