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宾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请叫我老祖宗 第30章 别想了

发布时间:2019-12-05 06:29:31 编辑:笔名

请叫我老祖宗 第30章 别想了

三人到了附近的烧烤店,这个点的人还不少,随便找了个角落的桌子就坐下了。

“你们别嫌弃啊,这家店的档次虽然不高,但味道还是不错的,而且我也请不起太的啦。”林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连忙把纸巾递给邢可和邢九儿,免得他们的衣服被桌椅上的油渍弄脏了。

“没关系,我们没那么多讲究。”邢可摇摇头。

他自然不用说了,本来就是穷苦人家出身,哪会在乎这些事情?

而邢九儿更是智能生命,除了邢家之外什么都不在乎,顶多会说一句这些烤串没有经过深层净化之类的废话而已。

“对了,林香,我有个疑问。”

饭吃到一半时,邢可忽然问了林香一句。

“你问吧。”林香点点头。

邢可好奇道:“既然你家的房子都已经卖出去了,你怎么还能在那所房子里住下来?”

林香沉默了一下,低声道:“我住的那套房子,是被我爸爸过去的一个商业对手买下来的,她说看在我爸的面子上,不让我露宿街头,就让我在那里住了。”

“商业对手?”邢可讶异地看着林香。

“我不恨她的。”林香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道:“相比起那些对我避之不及的亲戚,我爸的这位老对手反而更值得我感激。”

“原来如此。”邢可恍然点头,又不动声色地说道:“不过,你家以前应该也有不少人脉才对,难道不认识什么大佬吗?竟然落魄到了这一步。”

“能帮的不能帮的都找过了,实在没办法,不然也不至于这样了。”林香神色低沉。

邢可心中有些疑惑,难道认识他未来妻子的,并不是林家,而是林香本人?

邢九儿却是看了他一眼,似乎猜到了邢可问这话的目的,直接开口道:“别问了,邢可,你未来的妻子在林香的眼中也只是普通人而已,并不起眼,有些你不该知道的事情,还是别问比较好,你不用急着打探

,等时机到了,我会把你未来妻子的资料给你的。”

邢可愕然,邢九儿直接说了这话,林香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看来是意向声音啊。

“吃差不多了,回去吧。”既然被看穿了,邢可也就没有多问了。

……

……

次日。

夜醒音乐餐厅酒吧。

邢可带着邢九儿走进酒吧后,朝着七号卡座看了一眼,李学斌果然还在,依然是抱着一瓶啤酒慢慢地喝着,时不时地看了一眼吧台处的张潇潇,为了这半个女儿,真是风雨无阻啊。

“李叔。”

反正已经和李学斌熟络了,邢可也懒得再占一个卡座了,直接和邢九儿坐在了李学斌的对面,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来挺早啊。”李学斌对邢可笑了笑。

“难得找人聊聊天,当然要来咯。”邢可一笑。

李学斌笑着摇摇头,又看向了邢九儿,问道:“你还没给我介绍呢,你旁边这位是……?”

“我姐姐。”邢可自然地介绍道。

邢九儿已经伪装成了邻家少女的表情,立刻温柔有礼貌地微笑道:“李叔你好,我叫邢九儿,您叫我小九就行了。”

李学斌打量了一下邢可,又看了看邢九儿,摇头一笑:“你们的父母真是够偏心的啊,这差别也太大了。”

邢可脸一黑,无语道:“李叔,就算我不是帅哥,也不能这么编排我吧?”

“哈哈,你今天要请我喝酒吗?”李学斌大笑一声。

“李叔你随便点,没二话。”邢可立刻信誓旦旦地说道。

“就黑方吧。”李学斌随意道。

“行。”

邢可点点头,便转身去吧台拿酒了。

吧台后,张潇潇见到邢可时,不由得美眸一亮,面带惊喜地笑道:“邢小哥,你今天还真来了啊。”

邢可笑了笑,“潇潇姐,来一瓶黑方。”

“你姐姐管你管的还真勤快啊,昨天跟着你,今天还跟着。”张潇潇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卡座,发现邢可的那个姐姐也坐在李学斌的对面,不由得奇怪地说了一句。

“咳。”邢可咳嗽一声,“我姐不想让我多喝酒,就来看着我。”

“是吗?”张潇潇似笑非笑地打量了邢可一下,忽然趴在吧台上,凑到邢可的面前,笑眯眯地说道:“和姐说句真话,她到底是你亲姐,还是你女朋友啊?”

邢可也知道有点说不过去,干脆瞎编道:“是我爸的养女,我对她真的没那方面心思。”

前一句是扯淡,后一句倒是真真切切,谁特么会对一个智能生命产生爱情?

“啊?”张潇潇有点失望地看了邢可一眼,“我还以为你昨天说的未来妻子就是在说你那个姐姐呢,原来不是她啊。”

“当然不是。”邢可耸耸肩。

张潇潇的好奇心上来了,又问道:“那你未来妻子是谁?难不成是张宇那小子昨天说的那个翟什么的?”

“也不是。”邢可翻个白眼,“潇潇姐你就别猜了。”

“好吧好吧,本姑娘就饶你一次,结婚前记得来姐的酒吧,帮你庆祝。”张潇潇笑道。

“一定。”

邢可拿起吧台上的酒瓶,就转身回到了七号卡座。

在这个社会上,大多数的时候,交际能力都比个人能力更加重要,邢可也算是比较能说的了,再加上李学斌本来就对他好感很深,聊天自然很顺畅。

而且邢九儿伪装得也很逼真,时不时也跟着聊几句,很快便酒过三巡。

“咦,李叔,你脖子上好像戴着什么项链?”

绕了一大圈,喝了不少酒,邢可终于把话题扯到了今天的重点上。

“傻小子,我一个大老爷们戴什么项链?我这是吊坠。”李学斌也是有了一点醉意,听到邢可的话,随手从领口扯出了一根黑色的吊坠。

就是它?

邢可趁机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枚吊坠,仅仅是一根乌黑发亮的圆柱,材质有点像是煤炭,只是更加黑亮,形状和小拇指差不多粗,比小拇指还要短一点,同时中间是空的,像是个卷筒的形状。

“这是煤吗?”邢可好奇道。

李学斌哈哈一笑,“怎么可能是煤?这是陨石,五年前我在非洲遇到了陨石,凑热闹去看了一眼,就在陨石坑里的一对破石头里找到了这玩意。”

“陨石?”邢可眼睛发亮的问道:“李叔,不如你这玩意卖给我吧?我从小就喜欢收集陨石什么的。”

李学斌看了邢可一眼,摇头笑道:“这你就别想了。”

柳州市红十字会医院怎么样
沧州爱尔眼科医院预约挂号
营口治疗性病的医院
青海那家医院专治癫痫病
泸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