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宾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魔王在路上 107 女法师的追求者

发布时间:2020-01-17 17:49:39 编辑:笔名

魔王在路上 107 女法师的追求者

卡瑟琳感觉自己在漂浮。信仰之海的大裂缝里根本没有海水,但为什么自己会在漂浮呢?

女法师抬起头,惊奇地看见了自己的脸。不,那不仅是她的脸。她发现头戴黑色礼帽,身穿黑色长袍,脚穿黑色长靴的自己,正闭着眼睛俯卧在头顶上方。

卡瑟琳下意识地想去伸手抚摸自己,但是明明近在咫尺,却无法触及。这真是一种奇怪的感觉。

“很奇特是不是?”

女法师警觉地后退两步,朝身旁望去。她看见一位穿着大号绒布白睡衣的灰头发老头,撑着疲倦的面容站在那里。老头也抬着头,背着手,一本正经地打量着上方那个仿佛在熟睡中的卡瑟琳。

大概是感受到女法师的目光,这位老先生转过脸对着卡瑟琳和蔼地笑道:“啊,我亲爱的女弟子,没想到那么快,我们又见面了。”

“你不该出现在这里。”卡瑟琳再次退后两步。

“唉,我们都不该出现在这里。”老头摇摇头叹了口气,“好了,我亲爱的女弟子,不用这样敌视我。”

他指了指自己的头顶,“我可爱的睡帽已经送给你了,你应该知道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不要摆出那副尊容,你并不是我的老师吉斯林。”女法师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吉斯林,“尊敬的博瑟托伊菲尔陛下,你最好换一副样貌。”

“噢,我很吃惊。你是在厌恶我冒充你的老师吗?你居然拥有了那么一丝情感,我感到十分欣慰。”吉斯林兴奋地张开双手,似乎想给卡瑟琳一个拥抱,“但是我亲爱的女弟子,灵魂的奥义可是我传授给你的。所以无论如何,我也算得上是你灵魂上的导师吧?作为你的导师,你想让我变成一条巨龙,一头棕熊,还是一只烤兔子啊?”

“那是你的自由,为什么不以你的本来面目展示呢?”卡瑟琳冷漠的面孔上,绝对看不出任何情感的迹象。

“啊,本来面目!”吉斯林深深吸了口气,“你怎么知道,现在的我不是本来面目呢?你以为我是吉斯林吗?我亲爱的女弟子,灵魂意志哪来的什么面目,你愿意看到什么就是什么。”

“是吉斯林碰巧长成了我面目。”老头的声音突然深邃宏大起来,“而不是我――伟大的魔鬼中的王者,过去、现在和将来,地狱至高的主宰以及无上的统治者――博瑟托伊菲尔,在冒充一个小人物。”

“天啊,一位来自地狱的魔鬼先生,难道是我听错了吗?”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年青男子的嗓音,他的音色极为动听,就像春天里的暖风吹过湖边刚发芽的绿杨树枝,将停留在上头的两只歇脚的云雀,叽叽喳喳地赶上了天空。

卡瑟琳和吉斯林同时向声音的源头瞧去,从黑暗中走出一个俊美消瘦的青年。他的个头比女法师略高,皮肤细洁,略显苍白;他的眼睛极富有神采,仿佛夜空中闪烁的星星;他的鼻子挺直,嘴唇红而薄润,嘴角微微向两边翘起,始终保持着一个自然得体的微笑。

青年斜戴着一顶不常见的天蓝色四角方帽,褐色的头发垂到耳边;他穿着奇怪的绿色半截袖短褂,短褂上有两排好看的菱形银扣子,但是领口的两枚并没有扣住,露出脖子上系着的暗红色丝巾;他的下身是条显眼的白色紧身旅行裤,裤管收得很紧。所以即便他的个子不算高,仍显得身材十分修长。说起来这种设计颇有古典意味,听说早几百年前,紧身裤在贵族的服饰中很吃香,但如今绝对不是东大陆的流行款式。

不过这位年轻人最吸引人的地方,却是他的双脚。原本那双隐藏在黑暗中的脚并不引人注目,然而无论是作为魔法师的卡瑟琳,还是来自地狱的魔王陛下,都对靠着黑暗能量燃烧的魔焰极其敏感。实际上,青年的双脚正是两团熊熊燃烧的黑色火焰。

“报上你的名来,年轻的陌生人,我对你很好奇。”吉斯林先看了眼面无表情的卡瑟琳,接着就眯起眼睛仔细端详眼前的年轻人,“我相信,我亲爱的女弟子也对你很好奇。最好也告诉我们你的来意,我可不希望有不怀好意的家伙,站在我们的面前。”

“请原谅我的冒失,尊敬的魔鬼先生,以及您这位美丽动人的女弟子。”年轻人举起双手,退开一步弯下腰,行了一个非常隆重、优雅且古老的拜见礼,“我是来自泽雾草原的风语者,‘迪席’就是我的名字。我在世间行走,只为传唱动人的故事,讲述久远的历史,赞美伟大的事迹,颂扬高贵的精神。”

“泽雾草原?”卡瑟琳想了想说,“那是西大陆的地名,听说有一群草原精灵居住在那里。”

“啊,我真是非常荣幸,您熟知我的故乡。”迪席向女法师走近两步,再次弯腰行礼,“美丽动人的女士,您的声音让我感到温暖。我能否冒昧地得知您的芳名?”

“卡瑟琳,来自达斯特的卡瑟琳。”

“卡瑟琳,卡瑟琳,卡瑟琳……”迪席半闭着眼睛喃喃地念了几遍女法师的名字,接着侧对卡瑟琳向上张开双手,“多么动听的一个名字,就像您的容貌一样美丽。”

“这激发了我的灵感。”他放下左手,右手收到胸前,握起一个拳头,“请允许我为您写上一首小诗,用歌声将您传唱。”

年轻的诗人挺直腰杆,用一种仰慕的神情凝望着卡瑟琳,好一会儿他悠然地唱道:“传说中的女神,你来自何方?天边的月亮,可是你的故乡?你漆黑的眼睛,宛若夜空。修长的十指,撩动我的心弦。传说中的女神,你要去何方?天边的月亮,可是你的故乡。你漆黑的眼睛,宛若深潭。修长的十指,拨开我的心扉。”

迪席的歌声十分悠扬,节奏舒缓轻柔,就像一对恋人在互诉衷肠。他一曲歌完,痴痴地看着卡瑟琳,不知不觉地走到女法师的面前,单膝跪下。年轻的诗人深情地捧起女法师的右手,在她手背上轻轻吻了一下。

“我的女神,我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抑制对您的倾慕。请让我成为您的仆人吧,让我伴随您的左右,为您效劳。”说到这他再次温柔地亲吻了卡瑟琳的手背,然后小心地放下女法师的右手,“如果您说出一个‘不’,我想我会立刻在这里死去,化作一缕相思,在悲伤的痛苦中永远煎熬。”

迪席捧着自己的心,静候女法师的“判决”。他的眼神真挚,表情充满了痴迷。

卡瑟琳皱起眉头,竟然有些茫然。她无助地看向魔王陛下,想寻求一个答案。

“啊呀,我亲爱的女弟子,你难道还没看出来吗?这个年轻人是一位游吟诗人。”吉斯林眼中满是笑意,“他们敏感脆弱,感情丰富,是爱情的殉道者。他们终其一生都在追寻心目中的女神。十个游吟诗人,九个会在忧郁的相思中死去。剩下的那一个嘛,将在爱情中点燃自己的生命,绽放出最热烈的火花燃烧干净。”

“这可是稀有物种,东大陆可能早就已经死绝了。”吉斯林不无揶揄地说,“我真为你感到高兴,我的女弟子。当理智女士遇上了情感动物,生活一定会充满意想不到和惊喜哦。”

“你的意思是要我答应他吗?”卡瑟琳用眼睛撇了撇年轻的诗人。

“为什么不呢?”吉斯林耸耸肩,“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我们很需要一位向导不是吗?谁让你把那只引路的手掌怪给切碎了?”

“当时我是听到了你的私语,才做出那个决定。”女法师冷静地叙述,“‘不要被他牵着鼻子走,干掉这只讨厌的爬虫,我知道找到彼岸的方法。’这是你说的原话。”

“那明明是你自己的想法?我的女弟子,你在诬赖我吗?”吉斯林一脸无辜地说。

“不要否认,魔王陛下。另一个我或许分辨不出你的意志,但我很清楚你做了什么。请拿出一点王者的尊严。”卡瑟琳一脸正色。

“哈呀,真是小看你了。”魔王陛下干脆地承认了,“可你干嘛要听我的呢?其实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谎言。”女法师立刻指出,“在这个由灵魂组成的国度里,了解灵魂终极奥义的你,没有理由把自己陷入无谓的绝境。”

“噢,好吧,好吧,真是理智的判断。”吉斯林鼓鼓掌,“不过有一点我必须纠正,这里可不是由灵魂组成的国度,而是一个神的国度。虽然我不知道是个什么神,但我讨厌神国,它们总是在抢夺自由的灵魂。”

“算了,我们暂时先不谈这个。”老先生厌恶地摆摆手,“那么我亲爱的女弟子,你最好就听我的话,收下你的小情人吧。我看他都等不急了。”

“他不是我的小情人。”卡瑟琳这才转过头,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年轻诗人,“我答应你的请求,成为我的仆人,风语者迪席。我想知道信仰之海的彼岸在哪里,那里是我的目的地,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一切。”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电话多少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口碑怎样
贵州哪个医院治癫痫好
辽宁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郑州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