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宾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九界独尊 第887章 就此揭过?不可能!

发布时间:2020-01-18 13:22:21 编辑:笔名

九界独尊 第887章 就此揭过?不可能!

第887章就此揭过?不可能!

罗霸道悬浮在广场之上,脖子上青筋直冒,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因为太过用力,指节都没有了一丝血色,一双阴翳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凌寒天。

如果眼神能够杀死人,凌寒天已经被他斩杀无数次了。

“阮云天,今日之事,绝不可能就此揭过!”

罗霸道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句话,今日之事,如果就这样算了,那他罗霸道的威严,他的无上权威,将轰然崩塌,整个罗氏一系的士气,将会被打压到最低谷,甚至还有可能会被阮云天趁虚而入,消弱他的权力。

这一刻,这件事已经不是他与凌寒天的私人恩怨了,已经上升到了整个罗氏一脉全体利益的层次了。

下一刻,一个着青莽大袍的男子自无尽仙山中飞了出来,背负着双手,脸上带着不容置疑的权威,“罗霸道,怎么,现在连我这个宗主说的话,都不管用了吗?”

凌寒天提着完全被扇蒙圈的罗戾安,望着那悬浮在高空的男子,眼睛猛的一跳,这就是神凰宗的宗主,好强,绝对是比罗霸道还要高一层次的强者,更是天池药祖都未曾达到境界的无上强者,封皇八重天的存在。

“阮云天,今日之事,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凌寒天,必须死!”

罗霸道寸步不让,他可不相信阮云天会为了凌寒天与他死磕,如果真的把他逼急了,整个神凰宗,那就只有一分为二,这绝对是阮云天无法承受的代价。

罗霸道的强势,霸道,整个神凰宗所有人都深有体会,此刻,阮云天悬浮在高空,看着与他针锋相对的罗霸道,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青玄堂的山羊胡刘老,此时就站在阮云天的旁边,一双小眼睛盯着凌寒天,低声道,“宗主,凌寒天此子天赋绝伦,更是本宗消灭深海血螈兽的关键,绝不能有闪失。”

闻言,阮云天点了点头,如果不是因为凌寒天对神凰宗消灭深海血螈兽至关重要,他也不会出来得罪罗霸道。

于是,一向温和待人的阮云天,罕见的表现出了强势无比的一面,不容质疑的声音响彻天穹,“罗霸道,今日这凌寒天,我阮云天,是保定了。”

阮云天这话一出,罗霸道都是一愣,这是怎么回事,苏汐月要保凌寒天他倒是可以理解,可是这阮云天,今天是吃错了药吗,竟然不顾宗门利益,要与他死磕!

罗霸道自然是不知道,就是为了宗门利益,阮云天才会做出这个决定。

也就在此时,苏汐月天籁般的声音,再次响起,“罗副宗主,今日之事,就此揭过吧!”

阮云天与苏汐月联手施压,让得罗霸道不得不冷静下来权衡这其中的利弊了,虽然有的时候面子尊严也很重要,但在重大的利益面前,一切都是可以让步的。

“阮云天,就此揭过是不可能的!”

罗霸道抬起头,望着那悬浮在高空的阮云天,他的语气明显就不如之前那般强硬了,话中透露出商量的余地了。

“青玄堂从此归你管!”

阮云天毫不犹豫的开口,也算是对罗霸道的一种妥协,将神凰宗最火热的堂口青玄堂让了出来,归罗霸道管。

阮云天这个决定,让得旁边的刘老嘴角苦涩,这样一来,罗霸道在神凰宗的权势怕是彻底的压过了宗主,成为神凰宗权力最大的存在了。

而罗霸道,在得到了阮云天这个许诺之后,阴沉的脸色松了下来,眼神中闪过一抹火热,能够得到青玄堂的管理权,今日这事倒也是可以揭过了。

“好,就依宗主所言,今日之事,就此揭过”

但,罗霸道的话还未说完,那提着罗戾安的凌寒天,却是陡然开口了,“似乎你们忘记了我这个当事人了!”

凌寒天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是微怔,旋即将目光投向了凌寒天,苏汐月转过身来,柳眉微皱,这是最好的结局了,这个家伙还不满意?

阮云天悬浮在高空之中,威严的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难不成凌寒天还真的要一意孤行,要定罗戾安的罪不成?

被凌寒天打断声音的罗霸道,原本略显得意的脸色再次阴沉了下来,看来这凌寒天今日是要找死啊,那他是巴不得了,反正青玄堂已经到手了,他不介意将凌寒天再抹杀,反正后面的事,不是他主动挑起来的。

万众瞩目下的凌寒天,满头白发轻舞,他昂着头,迎着阮云天投来的目光,“宗主,罗戾安罪行桩桩件件属实,至于这罗霸道身为刑堂主管,还蓄意袒护,中伤弟子,本就是知法犯法,可他父子二人非但没有得到一丝惩罚,反而获得了大利益,不说弟子寒心,也难以堵悠悠之口,更是置宗门律法于无物。”

闻言,阮云天的眉头微皱,他不由得有些头疼起来,虽然凌寒天所说的事实,可这个小家伙为何要将最后一层遮羞布给撕掉啊。

“宗主,这是罗戾安派出雷震几人蓄意谋杀弟子的证据,请大家鉴别,看看我凌寒天有没有撒谎,到底是不是蓄意谋杀宗门真传弟子!”

话音未落,凌寒天意念一动,那在无边荒海上拓印的水晶球浮现而出,之前雷震用灭皇炮攻击凌寒天的画面呈现在了大庭广众之下。

“我的天,那是灭皇炮,是战堂的主力战舰,绝不是一般人能够调动得了。”

“不错,战堂是罗霸道副宗主掌管,管理极为严格,没有罗霸道副宗主的手令,绝不可能有人能够调动。”

“这凌寒天到底是什么妖孽,灭皇炮竟然都杀不死他,要知道画面中的他,可还没有封王啊。”

无边荒海之上的一幕幕,清晰的呈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尤其是灭皇炮,让得人群热议起来,所有人都知道,这出大戏还没有结束。

那悬浮在高空的阮云天,此刻是彻底的头疼了起来,凌寒天这东西一拿出来,今日这事,想就此揭过也难了啊。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医院
云南省丽江市古城区人民医院
四川治疗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浙江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山西治牛皮癣疗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