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宾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大逆之门 第四百六十八章 血限的力量

发布时间:2020-01-16 23:20:31 编辑:笔名

大逆之门 第四百六十八章 血限的力量

从修为之力上安争迅速的做出了判断,这个耶律迟的修为境界大概在囚欲之境九品,几乎接近小满境的地步。比起安争昨天击败的金榜第九也就是稍稍强那么一些罢了,如果运气足够好的话,那个金榜第九也许还能打赢了他。这种级别的风刃就算是再密集,对于安争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他甚至没有召唤出圣鱼之鳞,除非必要安争也不打算使用任何高等级的法器。

安争的身体四周出现了一层淡紫色的光圈,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其实是淡紫色的气流在旋转流动。数不清的风刃暴雨一样砸在这个护体劲气上,每一道风刃撞击在上面除了崩碎之外再也没有别的情况,碎裂的风刃好像是崩开的火星一样耀眼壮观。那场面就好像安争就是中心,他四周燃放着一圈璀璨的烟花。

没有一道风刃可以突破安争的护体劲气,安争开始向前迈步。第一天的战斗其实有些单调有些简单也有些无聊,安争请对方先出手,对方的疾风骤雨也好,山崩石裂也罢,安争都是巍然不动。然后安争近身,只要被他近身,基本上就宣告结束了。

安争在漫天的暴风雨之中稳步向前,他的步伐始终稳定,没有一丝一毫的被风刃所影响。

当看到这一幕之后,耶律迟的脸色显然变了。他知道安争很强,观战的时候他已经被震撼到了,对方是那么的年轻,怎么可能会强到那样的地步?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重视这个对手,可是在真正的交手之后才发现,自己的重视还不够。他甚至有些后悔,如果自己不打这一战的话,大不了就是自动降到金榜第九而已。

然而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让他想这些了,安争走的虽然不快,但在这样的环境下,也许下一秒就能到他的面前。

【狼战:狂暴撕裂!】

耶律迟嘶吼了一声,双手握着的弯刀猛的往前一推。这次劈出去的风刃和之前的完全不一样,并没有直接朝着安争斩落。四道好像半月一样的刀气围绕着安争盘旋了一周,然后突然化作了四头极为凶悍的巨狼。这四头巨狼并不是纯粹的修为之力所化,而是有一种诡异的力量。

“血脉之力吗?”

安争看到那四头巨狼出现的瞬间,脑子里就想到了这个。

很多强大的家族都有自己独特的血脉之力,又被称之为血限之力。每一个成功的强大家族都仅仅是因为足够拼才打下了基础,而是因为自身就具备特殊的能力。安争对于铁契族也有一定的了解,因为大羲是一个这样的国家:哪怕别的国家再弱小,也是大羲的假想敌。

明法司虽然不是专门的情报机构,可是收集情报的人员并不少。

铁契族的王族血统,被称之为狼战血限。据说王族之中的血统最纯净的人,可以召唤远古的狼神。在接触了古千叶和陈少白之后,安争对于北方草原部族也多了一些了解。知道曾经的古圣去过草原,而现在统治着草原的三个强大部族,和当初的古圣只怕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

四头凶猛的巨狼同时扑向安争,利爪狠狠的撕扯在安争的护体劲气上。让安争微微有些吃惊的是,这血限的力量居然十分强大。

狼爪狠狠的切入了护体劲气之后,然后四头巨狼几乎同时向外拉扯。围观的人似乎都听到了一种极为刺耳的金属摩擦的声音,那感觉就好像巨狼的爪子是抓在了金属板上似的。当然这只是错觉,因为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

“天啊!”

外面围观的人群之中有人惊呼:“他居然能破开杜少白的护体劲气,昨天的时候没有人可以做到的!”

“别小看铁契族,能够成为草原的霸主之一,怎么可能没有自身的强大之处。”

“这次杜少白算是遇到对手了,耶律迟说不定真的能带给我们一些惊喜呢!”

“你不要胡说八道,他怎么可能是杜少白对手!”

“我不喝你们女人说话!”

“你那是妒忌!”

安争并没有被外面的声音所影响,他只是有些好奇,这血限的力量究竟能把一个人改变多大?囚欲之境九品的耶律迟,甚至只是九品初期,现在展现出来的力量已经近乎九品巅峰了。这并不是说九品巅峰力量的耶律迟就能随便破开安争的护体劲气,而是安争根本就没有故意去布置什么护体劲气,那是身体的本能反应而已。

一阵碎裂的飓风出现,安争的护体劲气被四头巨狼撕扯开。然后四头四头巨狼同时向前扑了过来,张开血盆大口咬向安争。

这一刻,耶律迟的眼睛亮了。

只要能撕开对方的护体劲气,也就是说对方的强大并不是不可战胜的。

可这想法才出现,耶律迟就被自己看到的一幕惊呆了。

不只是他,外面围观的那些人全都惊呆了。

安争居然不躲不闪,任由那四头巨狼扑过来撕咬在他身上。第一头巨狼直接咬住了安争的脖子,第二头巨狼咬住了安争的腰,第三头巨狼咬在安争的后背上,第四头巨狼咬住了安争的一条大腿。人们仿佛已经看到了下一秒就要发生的事......安争被活生生的四分五裂。

咔嚓一声,碎裂了。

只是裂开的不是安争,而是巨狼的牙齿。

那比锋利的刀子还要锋利的獠牙咬在安争的脖子上,人们以为会出现的血喷溅出来的场面并没有发生。巨狼的牙齿咬在安争的脖子上之后就没有能再向前前进哪怕一毫米,然后牙齿就被崩断了。不只是这一头巨狼,四头巨狼在同一时间被被崩断了牙齿,看起来那血限之力形成的巨狼都有些懵逼。

安争抬起手,像是有些不耐烦的样子,一把将脖子上挂着的巨狼拽下来,然后随手一震。一股浩然的紫色的修为之力出现,直接将巨狼震成了碎片。他往前迈步继续向前,挂在腿上的巨狼随即崩碎,如同漫天的星辰一同坠落一样。

他抓起咬在自己腰上的巨狼,五根手指抓进了巨狼那本应该坚硬无比的脑壳之中,手指一收,巨狼的脑壳就被捏碎。然后安争反手将后背的那头巨狼抓过来,一只手抓着脖子一只手抓着背脊,两只手往外一拉,硬生生将一头血限巨狼拉成了两截然后随手丢开。

那样子,懒散之中带着一些让人沉迷的霸道。

“厉害!”

“杜少白!”

“我就知道那个耶律迟是不可能伤到杜少白的!”

女孩子们喊的尤为疯狂。

安争:“我尊重每一个客人,只要是真的来做客的。所以如果你愿意认输,现在就可以结束了。”

“认输?!”

耶律迟的眼睛变得通红,看着安争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知道我们伟大的铁契族是怎么成为草原霸主的吗?那就是因为我们的骨子里流淌着的是不服输的血液。狼神留下的血脉之中,只有战斗,没有认输!”

他张开双臂,两把弯刀飞了出去。

【狼战:狼神附体!】

他的身体在一瞬间发生了变化,原本比安争还要矮上那么一点,可是此时身体却骤然膨胀起来。鼓起来的肌肉迅速的将衣服撑破,胳膊上那一疙瘩一疙瘩的肌肉看着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衣服很快就被撑的四分五裂,耶律迟的身体上开始出现黑色的长毛,每一根毛发都如钢针一样。

之前被他抛出去的两把弯刀旋转着飞回来,啪的一声落在他的两条胳膊上,这两把弯刀居然切入了他的胳膊,和血肉连接,形成了他的狼爪。

这只是在一秒钟不到的时间里发生的变化,很多人都发出了惊呼。耶律迟的身高已经超过了安争三分之一,两米多的一个恐怖怪物出现在安争面前,也出现在众人眼前。这就是血限的力量,这不是囚欲之境特殊的化形之力。青黑色的皮肤,黑色的如同钢针一样的长毛,那样子看起来恐怖之极。

【狼战:近身撕裂!】

耶律迟朝着安争扑了过去,脚下向前的时候,居然将加固过的地板上蹬出来几条抓痕。那两条腿上的肌肉好像山峦一样,看着恐怖。

近战?

安争忽然懂了,这就是铁契族能在草原上立足的秘密。这样狂暴变身之后的铁契族的战士,简直就是专门为近战而生的。这样强大的体魄,力量完全超越了境界的桎梏。狂暴之后的战士近身的话,哪怕就是妖兽也会被他们撕裂。

嘭!

安争抬起胳膊挡住了耶律迟砸下来的胳膊,他的身子不动如山,但是一股气浪却向四周激荡而出。那是纯粹的肉身对抗肉身产生的空气波动,这种级别的近身之战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见到的。一旦修行者到了囚欲之境后很少有人还会选择近身战,毕竟能够远远的解决的事干嘛非得近距离接触呢。况且,这样打起来似乎有些不符合高手的风范。

安争喜欢近战,近战才能有那种战斗的快感。

“有点意思。”

安争抬起头,看了看耶律迟那双赤红色的眼睛。

而狂暴之后的耶律迟仿佛失去了理智一样,被安争挡住了一拳后,低下头一口咬向安争的脑袋。他嘴里的牙齿已经变得很长,那嘴巴那么大,一口咬下去的话,脑壳都能被咬碎。

安争身子向后撤了一步,然后左手迅速的伸出去,直接伸进了狼嘴里,然后抓着狼的下巴往下一拽。

轰!

耶律迟的身子直接被拽了下去,脸硬生生的撞击在地面上。如果只是普通的地面的话也没什么,可这是结界加固了的地面,所有人的心里都好像被什么揪了一下,感觉那张脸可能都平了。

“很强大的血限力量,若是你到了小满境的话,你真的可以算是我对手,但你现在不行。”

安争的速度和力度,都要比狂暴之后的耶律迟还要强!

外面一个女孩子捂着嘴:“他......他怎么会强的那么变态!”

安争按住耶律迟的脑袋:“狂暴之后就会失去人性,所以为了不误伤别人,得罪了。”

他的另一只手抓着耶律迟的一条胳膊,往上一撅......咔嚓一声断了。然后抓住另外一条胳膊往上一撅,咔嚓又断了。安争在耶律迟的背后,撅断了两条胳膊之后,一拳砸在耶律迟的后脑上。耶律迟的脑袋几乎都变形了,如果不是安争手下留情的话,可能直接打爆他的脑壳。

收拳,起身。

留下一个疼的昏过去的对手。

山西省残疾人康复中心预约挂号
深圳曙光激光美白牙齿
促进学术交流,落实抗衰老医学应用示范工作
秦皇岛妇科医院哪里好
镇江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友情链接